当前位置: 主页 > 通发娱乐官网登录 > 正文

“断崖式”骤降背后:影视众筹何以一波三折?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18-07-21 11:51

  7月19日,《动物世界》出品方儒意影业发布声明,称“中金影视”及相关公司发布《动物世界》等影片的众筹项目,为虚假众筹信息。儒意影业的声明将影视众筹这一融资手段再次提到大众面前。

实际上,“影视众筹”已不是新鲜词汇。2011年7月,国内第一家众筹网站“点名时间”上线,为部分微电影项目融资。此后影视众筹快速生长,多个平台如雨后春笋。出现了如《大鱼海棠》《西游记之大圣归来》等项目,一度取得很大的成功。

  实际上,“影视众筹”已不是新鲜词汇。2011年7月,国内第一家众筹网站“点名时间”上线,为部分微电影项目融资。此后影视众筹快速生长,多个平台如雨后春笋。出现了如《大鱼海棠》《西游记之大圣归来》等项目,一度取得很大的成功。

  在市场高开的时候,影视众筹却突然暗下来。近年来,这个一度被热议的词语似乎淡出了影视行业,市面上也很少有取得巨大成功的影视众筹项目。

  据不完全统计,截至2017年年末,有45家互联网众筹平台曾发布影视众筹项目,但年度成功筹资规模不超过2000万元。到今年3月,仍在正常运营的、涵盖影视项目的众筹平台仅28家,其中聚焦影视产业的垂直型众筹平台仅为6家。

  一年前还对影视众筹踌躇满志的创业者,如今已选择离开。其中一位曾经的众筹平台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:“影视众筹产生的基础在于内容产出和互联网金融的共同发展,互联网金融驱动了影视内容的投资渠道。但影视投资头部效应显着,头部效应其实并不适合众筹。”

  然而,影视行业天然的融资需求较大,随着资本退潮,中小企业和项目融资出现困难。作为融资渠道之一的众筹,为何持续下行?行业痛点何在?

  高开低走

  影视众筹曾经炙手可热。

  一方面,随着影视行业爆发,从业者和项目增加,电影融资需求加大;同期,互联网众筹模式也在萌芽,成为新的融资渠道,这为影视和众筹的结合提供了基础;同时,对于小型影视项目而言,从传统金融渠道融资较为困难,呈现“能贷款的项目不需要贷款,需要贷款的项目贷不到钱”局面。

  2011年“点名时间”上线,一年后,涵盖影视众筹业务的追梦网、淘梦网等众筹平台也相继上线,到了2013年,行业内共有11家互联网影视众筹平台。

  2014年,在互联网金融大潮下,影视众筹步入黄金发展期。阿里巴巴、百度等互联网巨头从影视行业切入众筹,分别推出“娱乐宝”、“百发有戏”等众筹特性的理财产品。数据显示,2014年影视众筹平台新增16家,超过前3年上线总和。

  间,部分影视众筹项目也受到关注。

  2013年《大鱼海棠》制作团队在众筹网站上发起众筹,最终募集资金158万元,超过设定的120万元目标金额;同年,《十万个冷笑话》众筹资金超过130万元,参与人数5533人,成为首个通过众筹募集资金的院线电影。

  2014年《西游记之大圣归来》由出品人陆伟在朋友圈发起众筹,共筹集780万元,最终影片票房达9.56亿元。据了解,此次参与的89位众筹投资人可获得本息3000万元,投资回报率高达400%。

  2015年,国务院出台《关于加快构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支撑平台的指导意见》,首次提出支持影视等创意项目依法开展实物众筹,稳步推进股权众筹融资试点。数据显示,当年新增影视众筹平台达到17家。

  同时,影视众筹筹资金额也呈快速上涨趋势。

  2012年,影视众筹项目以成交额在10万元以下、低成本的小微电影为主;到了2013年,众筹融资金额在1000万元以上的院线电影成为主力,占比约70%。

  互联网巨头的进入、政策的红利,带来行业的快速发展。公开数据显示,2014、2015年行业筹资分别突破2亿元、5亿元;2016年中,全国共上线影视众筹项目约1400个,零壹财经报告显示,泛众筹(不依赖众筹平台,包括有众筹特性的理财产品等)保守估计在10亿以上。

  实际上,在快速发展的背后行业已泥沙俱下。曾因众筹刷新各项行业纪录的《叶问3》于2016年爆出大量票房造假问题,并被全国电影市场专项治理办公室通报处罚。行业的快速发展实则野蛮生长。

  上述前平台负责人分析,“影视众筹讲究投资回报,任何投资领域都是专业的市场,众筹则为大众参与,缺乏专业性;具体到影视投资,头部效应明显,大部分收益都集中在头部项目中,这样头部效应显着的领域并不适合众筹。”

  此后,行业出现明显降温,迅速陷入了高开低走的困境,多平台纷纷撤出。

  曾经的垂直型影视众筹平台中,部分选择向影视宣发、线下投资转型。如淘梦网已撤出众筹,目前已渗入到影视产业链的投资、制作、宣传、发行等环节。

  风险难控

  “对于小型影视项目的融资,影视众筹目前解决不了问题,反而会让风险加大。”一位电影金融从业人士告诉记者,“影视众筹并没有大众基础,投资人也缺乏专业知识,大众对影视项目的本质和风险并不了解。”

  以电影项目为例,其分成模式复杂、回款周期长,是风险极高的投资领域。而众筹投资人普遍缺乏专业知识、数据基础和资金博弈能力,对于项目风险更加无法评估,盲目跟风只会让风险集中爆发。

  “对于个人投资者来讲,这个风险还是比较高的。这个市场其实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进来玩儿的,需要能够承受这个亏损的风险。”影视众筹平台“影大人”创始人兼CEO白松对记者表示。

  实际上,无论对投资人还是对平台而言,影视众筹都并非零门槛的领域,不了解行业的盲投往往会成为资本的炮灰。

  一个典型的案例便是《叶问3》。2015年10月,《叶问3》投资项目在苏宁众筹平台上线,20分钟筹资额就破1000万,短短一天时间内筹资额突破4000万元,参与者达5100人,人数和金额都刷新了行业纪录。

  2016年3月,《叶问3》因被爆出票房大量造假被全国电影市场专项治理办公室通报处罚。投资方上海快鹿投资集团被爆出通过旗下多个金融平台为《叶问3》违规募集资金,涉嫌重复募资和自融行为。

  正在上映的《动物世界》片方针对中金影视的声明中显示,“中金影视及其相关公司从未参与投资《敢问路在何方》、《动物世界》电影项目,亦非电影项目其他投资方的关联单位。中金影视发布的《动物世界》和《敢问路在何方》众筹项目均为虚假众筹。”这本质上与《叶问3》爆发的问题有些类似。影视众筹依然存在风险。

  “头部效应”则为当下影视众筹痛点的第二个关键词。

  零壹财经数据显示,众筹行业所筹资资金的70%以上流入了大制片公司和项目,而众筹产生的资金对头部项目却并不具有决定性作用;相比之下,需要众筹资金、百万元以下的小项目,众筹成功率仅为30%。

  上述从业者表示,电影众筹对高成本电影而言,比起真正的融资需求,主要意义在于宣传,其实际作用更像是一种营销工具。“好的项目融资渠道多元,不会真正对大众分出股权。”

  随着融资需求增加,影视市场和好莱坞金融行业逐渐成熟,影视众筹或许正面临加速洗牌的过程。重重风险和困境下,影视众筹的出路在哪里?

  “影视项目高风险、高回报,与金融结合,信用桥梁是关键。”上述从业者告诉记者。在他看来,影视众筹需要建立在“信用公开+开放式基金”的基础上。

  他继续表示,影视众筹项目首先要有第三方评估信用背书。其次,用专业化的投资能力解决中小投资人监管不足、体量不够、抵御风险能力不强等问题,将“中小散户”与机构投资者拉到同样高度,才能保证平等交易。

  同时,这样的“信用公开+开放式基金”对于众筹投资者的期望也要做预期管理,投资方与融资方形成沟通机制,达成利益共鸣。

  “目前整个市场正发生了一些变化,这是一个常态,是正常的优胜劣汰过程,也是市场的自动调节过程。”白松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