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通发娱乐首页 > 正文

从互联网医院到处方共享平台,微医“互联网+医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18-04-18 16:05

4月16日,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曾益新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,介绍了《关于促进“互联网+医疗健康”发展的意见》(下称“《意见》”)相关情况,明确将在互联网医院、互联网家庭签约服务、“互联网+药品”供应保障服务能力等方面给予政策支持和鼓励。

《意见》所释放的政策信号对整个互联网医疗行业而言无疑是一个重大利好。首先,一直被广泛关注的互联网医院首次得到官方认可;其次,最近被行业热议的处方共享将得到创新性发展。医疗健康科技平台微医,从2015年12月建立全国首家互联网医院——乌镇互联网医院,到2017年8月建立在线处方共享平台,再到日前西湖论坛宣布承建全国处方共享平台,借助医药分开、药品零加成等政策东风,处方共享平台已成为微医“互联网+医药”发展的主路径。

据了解,全国处方共享平台由服务层、应用层、数据层三级架构组成,涵盖互联网医院、各级医院、基层医疗机构、药店、药企、医保支付等多重场景。该平台以患者为中心,规模化连接医院信息系统、零售药店、药品流通企业的配送系统和医保结算系统,实现处方的在线审核,规范、优化了药品流通供应链。

简单来说,通过这样的处方共享平台,患者可以获取处方并自主选择购药渠道。由此,在“两票制”、“降低药占比”等一系列政策组合拳出击之后,微医CEO廖杰远认为,处方共享会成为挡不住的潮流,并有助于斩断药的灰色利益链条,彻底实现医药分开。在发布的两月内,全国“处方共享平台”已在海南、黑龙江、山东、河南、四川等省市陆续落地,目前单日处方流转量已超7万张。

处方共享平台是挡不住的潮流

说起互联网医疗,从最初的挂号网到现在的微医,廖杰远一直都在探索互联网与医疗相融合的价值。如今的廖杰远认为,互联网医疗的价值点是“3+1”,主要包括医疗的协同、数据的共享互通和处方共享,这三个价值点加起来会形成新型的HMO(健康管理组织服务体系),而社区HMO才是中国药店未来的终极方向,并且会让中国药店的每个单店价值提升3至5倍。

就在一年前,廖杰远就认为处方共享平台是挡不住的潮流,他认为,当互联网医疗已经进入改革深水区,真正开始突破性地解决医改中的难点问题时,就应该开始搭建处方共享平台。此时的中国,正在布局一系列的政策组合拳,目的就是为了彻底实现医药分开。

从15%的药品加成一砍到底,这在廖杰远看来是国家在医药分开上表示出的决心,但他认为政策实施之后,医药分开缺乏根本性的改变,只是通过药房外包的方式将原来的“加成”向别处转移了而已。

在廖杰远的眼里,处方共享平台主要解决了三个问题:数据互通、医生开方习惯适配与药品库和医保支付问题。

他认为,一旦处方共享平台这一潮流形成,至少会发生两大变化。首先是医归医、药归药,医药都回到良性循环中去;其次是整个药品供应和营销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。

后者意味着,将原来花在在医药连接上的大成本降低,由患者优选匹配将大幅降低流通成本、提高流通效率,有助于提高在新药研发上的投入,从而提升品质和服务。

推动“医、方、药、保”协同

要想实现医药分开,首先还要打破原先的既得利益关系链条,而院方、药品供应方和药店都是其中的关键环节,但廖杰远却认为,在处方共享平台推进过程中,这三方比想象的要积极。

从政府领导和医院一把手来看,医药分开后药品所占的医保额度没有空间,需要把有限的医保额度用在医疗上面;从药品供应方来看,帮助药企压缩营销费用,就能提高药企的积极性,廖杰远认为,在这其中还会经历以质量和规模为主导的药企洗牌过程;而从药店来看,他认为由于是处方共享平台落地的地方,因此其积极性不言而喻。

从廖杰远的描述中,可以看到接下来,处方共享平台首先要开始在四个方面进行连接:医院、医保、工业企业(制药企业)和零售药店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他表示在工业企业的连接中,要采取透明的方式,从单品开始直接在平台上公开药价,以此倒推工业企业的营销效率。

从处方共享平台的计划来看,首先是在今年全国优选一万个定点药店,并对药店设置相应要求:品类全、品质够并具备一定的系统对接能力。具备三种能力将成为优选药店,并以方圆1.5公里选一家的方式布局,方便送药上门和患者自行取药。其次是培育100个优秀的工业企业单品,通过全国处方共享联盟,链接工业和商业,从而能推动处方共享平台在中国的商业化。

“医保不通都不通”

上文提到,在处方共享平台推进过程中需要打破固有的既得利益链条,但廖杰远表示,真正的难点并不在上述的三端,而是医保。因此廖杰远感叹道:医保不通都不通。

在2018年新的机构改革方案中,医保局升格单独设局,医保杠杆作用开始真正发挥。再结合近期陆续落地的药店分级管理等政策,药店需进一步增强自身药事服务能力,以应对在“处方”外流条件成熟后的挑战。

而从医院来讲,廖杰远认为还有另一个痛点:医保额度不够,国家对药占比的要求医院达不到。

在这种情况下,他认为医药分开的目的就是“该医的做医,该药的做药”,患者在诊断结束后,拿着处方到何处配药应该是患者自行决定的。而此时,廖杰远就觉得处方共享平台才应该是最佳的解决方案。

从医保额度来看,廖杰远表示,国家相应政策都在支持医保额度,在一个医联体里面,上下级医院的协同,这些难点问题都在逐步解决,而此时处方共享平台便开始成型。